资讯

主页 > 资讯 >

共享经济之风吹向何方

admin 2018年03月05日 09点

共享经济一词在国内从兴起到炙手可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从最初Uber、Airbnb(爱彼迎)的家用汽车和家庭住房的共享模式被引进国内开始,从滴滴出行到摩拜、ofo等各类共享单车的火热,再到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衣橱、共享空调、共享睡眠舱、共享健身房、共享遛娃车、共享小马扎⋯⋯“共享”是个“筐”,啥都往里装。各类企业和创业者都在掏空心思“共享”可以想到的一切,一时间似乎身边一切没有不可以共享的。

  但是“共享”一词自共享单车以后似乎就变了味道。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使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对于供给方来说,通过在特定时间内让渡物品的使用权或提供服务,来获得一定的金钱回报;对需求方而言,不直接拥有物品的所有权,而是通过租、借等“共享”的方式使用物品。共享经济的五个要素分别是:闲置资源、使用权、连接、信息、流动性。而现在很多所谓的“共享XX”只不过是打着“共享”的幌子行使“分时租赁”之实。仅第一个要素“闲置资源”就不能符合。

  所以,共享经济一词也在与时俱进,从最初单纯的C2C模式外延出了B2C模式。现在人们心中所想的和口中所说的共享经济大多是建立在后者之上。

  共享初衷:降低资源闲置

  凯文·凯利在2015年出版的《必然》中曾提出:“将从未被共享过的东西进行共享或者以一种新的方式来共享,是事物增值最可靠的方式,未来30年最大的财富会出现在这一领域。”而现实在中国也确实如他所言,滴滴创立5年估值达500亿美元、摩拜单车和ofo单车2年时间估值已经双双超过20亿美元,此外共享充电宝、共享健身房、共享练歌房也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巨额融资。

  舆论的追捧和资本的追逐使得共享经济极速狂奔——即便是那些有些变味的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的本质可以理解为,弱化“所有权”的同时强调“使用权”。对于拥有者而言,无论是资源还是技能,在共享经济下实现了更广阔的价值。

  即便是由公司购买用于“共享”的产品,在理想状态下的使用价值也远远超过了个体私有产品的使用价值。以共享单车为例,个人拥有的单车使用率大多仅限于早晚高峰。而在非高峰时间段有使用需求的无单车人士通过共享单车增加了单车的使用率。在摩拜单车的单车使用记录动态图中,可以看到在深夜和凌晨都有人在使用单车出行,而这段时间的私人自有单车都停在楼下休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单车的零件也在不断老化。

  2016年3月,共享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相关政策也连续出台,政府从宏观上鼓励共享经济的发展。虽然增加了各种监管方面的难度,但从整体指导方向看来,共享经济正在大行其道。

  共享经济的飞速发展和社会产能过剩有必然的联系。共享经济鼻祖罗宾蔡斯女士曾提出共享经济的条件:产能过剩+共享平台+人人参与。共享经济得以发展的三个条件缺一不可,过剩的产能、移动互联网(移动支付平台)、人们的热情参与,而中国的发展现状恰恰符合了这三个条件,所以共享经济在国内风靡也就成为水到渠成之事。

  共享现状:制造资源闲置?

  虽然共享经济的初衷是为了减少资源闲置造成的资源浪费,大多数共享经济企业也是为了使产品获得更大的使用率从而减少社会资源闲置。但是一拥而上的创业平台、大资本的推波助澜导致大量的产品并没有如同最初想象那般得到充分的利用。

  仅共享单车平台,据《中国民商》不完全统计,已经超过52家,而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变化。随后而来的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平台也都是数家甚至十数家公司相互竞争。

  第三方研究机构统计显示,截至 2017年 6月,上半年已有不低于78次共享经济获投事件,金额总计约558.33亿元。而这一年将是各大运营商的爆发年,预计全年共享单车用户将达6170万人,增加约2倍;运营市场规模达到88.6亿元,同比增长670.4%。

  虽然市场很庞大,但是作为一个新兴业态,在市场接受程度相对缓慢的情况下,仅两年内如此之多的公司和如此庞大的资金投入必然导致暂时性的市场饱和。北京已于9月15日发布《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该《指导意见》明确,各区要落实自行车停放区设置;共享单车企业应配备与车辆投放规模相匹配的管理人员,做好现场停放秩序管理和车辆运营调度,及时清理违规停放车辆,对废弃车辆必须及时回收。同时,全市对车辆投放进行总量调控,实行动态平衡。在此一周前的9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已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北京也成为第12个叫停共享单车投放的城市。

  过于饱和的市场内,大街小巷的单车杂乱不堪的摆放在一起,相对低的使用率和低维护率导致产品大量损坏。据《中国民商》记者随机采访共享单车使用者了解到,扫码使用共享单车时碰到损坏单车竟然有成为大概率事件趋势。

  另外,同类平台不断增加导致竞争激烈,以免费骑行、骑单车发红包作为争夺用户的手段,产品使用率确实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是经过前期烧钱补贴后必然会有走向开始收费收回成本的阶段。而有很大部分用户只是前期尝鲜或者利用免费骑行的便利,毕竟真正的刚性用户还是在使用自己买来的单车。当免费或者补贴手段逐渐停止之时,必然面临大量用户流失,而那些因企业被最初繁荣现象蒙蔽进而大量铺货的产品也将面临停在路边接受风吹日晒洗礼逐渐结束其短暂的“一生”。大量的“僵尸”车辆停在路边甚至侵占部分道路,也造成了公共资源的浪费。

  2017年9月19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共享单车新政配套文件,明确了共享自行车一般投放使用3年应更新或报废。而此前,上海也发布类似规定,明确3年报废。这项新政固然是为了公民的人身安全着想,但3年后的共享单车未必就真正达到报废程度。这从另一种角度看也应该一种浪费,同时报废车辆的回收工作也必然浪费了大量的人力成本。

  如此看来,繁华过后,共享经济的“经”到底该如何往下念。

  共享未来:路在何方?

  共享经济的初衷是有利于社会发展的,这一点不可否认,但与理想的丰满对应的往往是现实的骨感。对于共享经济的空前繁荣和用户的一致好评,新美国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蒂文·希尔在其著述的《经济奇点:共享经济、创造性破坏与未来社会》中指出:“远非如此,你应当成为红利的共享者。”因为在他看来,在共享经济迅捷突进的背后,是入不敷出的经营状况、一轮又一轮的融资热潮以及不断曝光的破坏性行为——而国内共享经济的发展现状也正是如此。


霏尚网络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2-2017 霏尚网络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织梦      ICP备案编号:黑ICP备88889999号